能源舆情:全国能源工作会议召开 央企负责人年薪公布

韩国旅游

2020-02-05

能源舆情:全国能源工作会议召开 央企负责人年薪公布

(中红网江山摄)毛主席身边工作人员来到毛主席纪念堂参加纪念活动,站立者右五为王学恭,右六为耿福东,右四为陈国民,右二为王力军,左三为林增升。

能源舆情:全国能源工作会议召开 央企负责人年薪公布

【舆论观点】此次对于薪酬最高神华集团,无论媒体还是网民,都较为理性。新京报网、澎湃新闻网等媒体均为客观报道;网民评论也多以“这个待遇太低”、“这个薪资水平,广大群众是可以接受的”为主,少量表示“太高,央企管理者并没有多少技术含量”的评论也被网友反驳为“站着说话不腰疼”。此次高管薪酬公布最受关注的要数“三桶油”。腾讯《一线》连发三文,称中石化、中石油、中海油都存在部分高管的薪酬数目以及发放薪酬的具体公司,与各自旗下上市公司的年报不一致的情况。

但神华集团等公布的数据,则与各自旗下上市公司的年报没有矛盾之处。

对此,中石化新闻宣传负责人回复称:戴厚良等四位高管的薪酬,是由上市公司——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进行发放的,中石化集团没有再给他们另行发放薪酬。此外,还对腾讯《一线》的其他质疑进行一一解答。

12月28日,凤凰网发文《外媒谈中国怪现象:中石化掌门人薪酬是海外同行零头》称,和国外能源公司的高管同行相比,全球石油巨头之一--中国石油化工集团的下一任掌门人大概只能赚个零头。

该文一发立即引发大量网民关注并吐槽。

单篇文章即有1222人参与评论。

有网民猜测,国企高管或存在灰色收入,实际年薪可能是海外同行的数倍,。

也有网民疑问:企业一线员工的收入是不是还没有海外同行的零头多。

可见,公布央企负责人薪酬,只是信息公开的开端,进一步消除误解、赢得公众认同,仍有许多工作要做。

【分析研判】央企高管高年薪一直为大众关注的焦点。

2015年1月1日起,中国央企负责人的薪酬制度改革正式实施,首批72家央企负责人降薪,其中包括中石油和中石化。

6月,国资委下发通知,强调严格落实工资总额和效益挂钩机制。

“限薪令”的下发促使央企薪酬制度向“市场化”的方向改进。

对于此次“三桶油”高管薪酬出“乌龙”一事,中石化积极接受采访,解答众多媒体质疑,避免了媒体或网民的误读,很好的维护了企业形象,避免了次生危机的发生。

首批原油进口配额下发地炼企业成进口主力军2017年12月28日,商务部下发2018年首批原油非国营贸易进口配额,首批原油进口配额数量在亿吨,较2017年首批量大增76%。

其中,32家地方炼厂获批非国营原油进口量在9045万吨,占首批配额总量的75%;11家国有石油公司获批原油进口量在1420万吨;另外一家中国化工集团获批原油进口量在1667万吨。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我国地方炼厂新增13家企业获批原油进口资质,主要为2016年四季度至2017年获批进口原油使用权的企业。

与此同时,商务部还下发了2018年首批一般贸易成品油出口的配额,尽管同比呈现大幅增长的局面,但仍然没有地方炼厂的身影。

【舆论观点】我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石油进口国。

此次2018年首批原油非国营贸易进口配额的发布,将对整个行业带来重要影响,因此国内主流媒体给予高度关注,并进行报道解读。

首先,媒体和业内人士对首批原油非国营贸易进口配额大幅增加的动因进行了解读。

界面网援引隆众石化网分析师李彦的观点表示,2018年首批原油非国营贸易进口配额较2017年大增,主要是因为此前的配额无法满足中国的刚性需求。

其次,媒体和业内人士对2018年首批原油非国营贸易进口配额中地炼企业成为进口主力军的因由进行分析。

《证券日报》援引中宇资讯分析师许磊的观点表示,民营企业开始成为国际石油贸易领域活跃而重要的参与力量,有利于扩大了独立炼厂在国内成品油产业链体系中的影响力,形成主体多元、竞争有序、富有活力的原油进口经营体制,实现原油贸易管理的创新和发展,同时打破国有石油公司的垄断地位,以推动成品油市场化改革加速。

财新网分析表示,2018年第一批原油非国营贸易进口配额中地方炼厂配额大幅增加的原因在于新增了13家获得原油进口配额的地方炼厂,至此地方炼厂进口原油使用权与原油进口配额全面并轨,使得所有获得“两权”的地方炼厂可以实现原油的自采自用,在成品油产业链中,成为国有石油公司之外的一股独立竞争力量。

此外,媒体和业内人士对2018年首批一般贸易型成品油出口配额大幅增加的动因进行了解读。

中证网援引隆众石化网分析师丁旭的观点表示,2018年首批一般贸易型成品油出口配额超过了2017年全年总和,这是由于我国炼油产能过剩加剧,需要提高成品油出口来应对。

【分析研判】2018年原油非国营贸易进口配额的发布,将对整个炼化行业的发展产生重要的影响,国内主流媒体纷纷对此进行报道。

其中,《证券日报》、《经济参考报》、中证网、财新网、界面网等媒体先后发布原创报道,对相关情况进行解读,并引发大量媒体跟进转载。

2017年5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深化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

《意见》提出,针对石油天然气体制存在的深层次矛盾和问题,深化进出口管理,提升国际国内资源利用能力,保证供应,保持市场稳定。

2018年原油非国营贸易进口配额的制定及下发,毫无疑问是对上述意见的直接响应。

2018年首批原油非国营贸易进口配额的公布释放出明显的信号,那就是地方炼厂将在原油进口领域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

而近期相关领域的实际进展也恰恰验证了这一趋势,据专家估算,地方炼厂2018年进口原油总量将占中国原油进口总量的四分之一。

随着国家对油气体制改革的不断推进,可以预期,未来,在国内石油进出口领域将会出现“三桶油”与地方炼厂“双峰并峙”的局面,而竞争的加剧将会促进行业走上良性发展之路,有力保障国家能源安全。

(责编:王晓华、朱明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