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团结一家亲·讲述】妈妈病了 众多亲戚来相助

韩国旅游

2020-01-11

【民族团结一家亲·讲述】妈妈病了 众多亲戚来相助

第三,故此,不能单从政治、安全的角度做宏大叙事,而要先算经济账,即综合评估开凿运河的成本、收益与风险,判断是否经济上有利可图。

【民族团结一家亲·讲述】妈妈病了 众多亲戚来相助

“我妈妈说,过段时间等身体完全恢复了,一定要到乌鲁木齐给亲戚送去亲手做的馓子、酥油……”7月12日,远在新疆墨玉县的阿不都勒拜尔·麦提尼亚孜给乌鲁木齐铁路运输中级法院政治部打来电话。他想告诉亲戚,妈妈身体恢复得不错。本来他以为只是结了一个亲戚,没想到妈妈病了,得到众多亲戚的帮助。阿不都勒拜尔说,他是墨玉县吐外特乡库木博依村的村民,去年12月,母亲阿米娜·努热合买提在当地医院诊断出宫颈癌,需转到乌鲁木齐治疗。一家人本来很发愁,也不想麻烦亲戚吾吉·肉孜。吾吉·肉孜是库尔勒铁路运输法院执行局副局长,去年11月和阿米娜一家结为亲戚,吾吉成为阿不都勒拜尔的哥哥。

一个多月后,吾吉和乌鲁木齐铁路运输中级法院政治部主任赵新文,作为2017年驻村工作队成员来到库木博依村交接工作,从村民口中得知阿米娜患病的消息,二人便赶到家中看望。“亲戚们帮我妈妈联系了医院和床位,还到乌鲁木齐南郊客运站来接我们。”阿不都勒拜尔说,吾吉“阿卡(意为兄弟)”和赵新文“阿卡”只用了三天就安排好了一切。今年1月初,阿米娜住院期间,吾吉和赵新文结束了驻村交接工作,赶到自治区肿瘤医院看望阿米娜一家,他们还带阿不都勒拜尔逛街,教他怎样换乘公交等。“每天都有人来探望我妈妈,病友们很羡慕,问我们在乌鲁木齐有亲戚吗?我妈妈就笑着点头说,‘我们有一群亲戚呢’。”半个多月后,阿米娜出院回到了家。吾吉正好在乌市参加“访惠聚”培训,得知阿不都勒拜尔留下来办理出院手续,吾吉就干脆让他跟自己住在一起,帮他省下住宿费。阿不都勒拜尔不止一次对吾吉说:“我们全家都是第一次来乌鲁木齐,国语不好,多亏了亲戚们的帮助,乌鲁木齐真好,乌鲁木齐人真好。”回到墨玉县的家中,阿不都勒拜尔想代父母给吾吉和赵新文等亲戚写封感谢信,被吾吉和赵新文拒绝了,“咱们是亲戚,写啥感谢信好好照顾你妈妈,过几天我们又要见面啦。”(饶俊华)(责编:杨睿、韩婷)。